老山

德扎/ggad/all铁/ec
爱rdj
微博:老山-不知道改名叫什么

【贾尼/盔甲铁】解决一个小问题(pwp ABO)

前几天被炮总苏到想写个贾尼正常人AU,结果不知道为什么开始了一个盔甲日铁的脑洞,今天刚好看到官方盔甲铁,忍不住在做图的间隙把这个写了一半的脑洞填完了……

这篇主要还是想搞贾尼,看了官方盔甲铁,好想来个黑化盔甲日铁哦

直接上车吧

文档:https://shimo.im/doc/lH3TST0rPUAapTdI?r=70XD54/「贾尼/盔甲铁  」

哇 有整理太棒了

太神奇了,昨晚正好开了一个盔甲日铁的脑洞写到一半,结果今天就看到了这个,官方真是太会玩,同人都是玩剩下的。很想填脑洞了。不过,其实,最初是想搞贾尼的……




周小猫Nocturne:







扒拉了半天应该是找到盔甲铁那段漫画了,绑在树上那段是#30




挑了9张图大家自行体会,会玩不过官方......




链接:http://pan.baidu.com/s/1slDdUFF 密码:vdyz




下载之后把后缀改成zip就能直接解压了




之前看到过rdj有张照片里拿着这只兔子,觉得很可爱,几周前逛亚马逊的时候忍不住下了单(貌似我买的是更小一点的尺寸),最近回家终于拿到了手。哇,实物超级可爱,而且手感非常棒,比买过的所有毛绒玩具手感都要好得多!(毕竟也更贵)每次摸上去都有一种心都化了的感觉…
即使作为一个曾经螨虫过敏远离毛绒玩具的家伙,也忍不住每天搂着它。

【盾杜铁】双倍满足(pwp)

激情产物(忽然就飙了四千多字),不知道为什么就是突然想写!想欺负托尼,anad那种软软的托尼!

3p预警!有双龙,非典型ABO!

雷的不要戳,不要戳!

背景散乱

这篇真是太挑战自我了……

                                   

  Tony完全没有预想过自己会遇到这样的情况,他的抑制剂失效了,涌动的情潮和灼热的体温让他那颗聪明绝顶的脑袋糊成一片。他不明白这是为什么,“Friday?你确定我昨晚真的给自己注射了抑制剂?”

  “是的,Boss。”

  “那真的是一支抑制剂?没过期的那种?”

  “是的,我会定期检查抑制剂的储存状况。”

  “那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长期使用抑制剂的情况下,大概会有两千分之一的几率对同种抑制剂产生耐受性。”

  “那我是不是得换一种?Fuck,我明明有几个月没有用过抑制剂了……现在去买还来得及么?”Tony觉得自己简直是在胡言乱语了。

  “我不建议您这么做,Boss,发情期开始之后使用抑制剂强行抑制对身体伤害非常大。我认为最好的方法是找到一位Alpha。”

  “Doom?”Tony哼哼了一声,“不,他会嘲笑我的,他走之前我还向他保证我一个人绝对能好好度过发情期,不需要他。”

  “但是——”

  “够了!”Tony觉得自己暴躁极了,这可能源自他现在那颗无法连贯思考的脑袋——让他对所发生的一切失去了控制,“让我一个人呆着,只需要水和冰袋。”

  “Tony!”一个男人的声音响了起来,吓得Tony几乎要从实验室的沙发上掉下去,该死的,他忘记他昨天还约了Steve来测试新武器!他那颗混乱的脑袋甚至忘记让Friday锁上实验室的门!那个高大的金发Alpha正大步跨进他的领地,浓烈的信息素的味道让他的体温又上升了一点,两腿间已经不能湿得更彻底了。

  “你怎么了,Tony?”Steve走到沙发前看着蜷成一团的Tony,一脸关切。答案再明显不过了,空气中甜腻的Omega信息素都快要溢出来了。Steve能够感受到自己的体温也在不断升高——没有哪个Alpha能够经受这样的诱惑,四倍自制力也不行。他忍不住抚摸Tony潮红的脸颊,“没打抑制剂?”他几乎要猜测这是一个早有预谋的引诱——这像是Tony能做出来的事。

  “别碰!”Tony觉得自己几乎在尖叫,他能够感受到又一波温热的液体从身体深处溢出来,好的,他的裤子恐怕已经湿透了,“抑制剂失效了,我忘记告诉你不要来了,让我一个人呆着,Steve。”

  “但是你不能就这样待着。”Steve皱着眉,“你肯定难受极了。”他能够意识到自己的渴望,Tony为什么不让自己帮他解决问题?他试图擦掉Tony脸上的汗水,但Tony蜷缩地更紧了。然后一个充满危险气息的声音在门口响了起来,“Tony,如果不是Friday来告诉我,你是不是打算就这么一直瞒着我?”然后那个声音走近了,脚步猛地顿住,“哦,看起来你已经自己找到解决方法了。”

  Tony几乎要哭出来了,天,他的好姑娘竟然私自叫来了Doom来捣乱,他该怎么解释这个?“不,我正在劝Steve离开,我一个人能挺过这个。”他的声音简直像是在哀求。

  Doom的话同Steve的如出一辙,“你不能这样一个人待着。”他走过来坐在沙发的扶手上,伸手抚摸着Tony的面颊,“我可以留下来解决这个问题,就像前几个月那样,我不在乎那个会议。”

  前几个月……那可不是什么太好的回忆,Tony stark人生中有太多羞耻的瞬间集中发生在前几个月的发情期了。Doom拥有Steve望尘莫及的破坏力。

  Steve抱起胳膊,“所以这就是为什么Doom总是住在你这儿?打着研究魔法原理的名义?”Omega信息素大大挑起了Alpha的征服欲,Steve觉得自己在理智的情况下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我也可以满足你,就像从前那样,你知道的。”

  Tony蓝色的眼睛雾蒙蒙的,像是对眼下的情况茫然极了,他的大脑像是彻底放弃了工作,只是迷茫地眨动着那双漂亮的大眼睛。这种无辜的眼神让Alpha们产生了一种无名的怒火,他究竟知不知道自己有多么诱人?他究竟知不知道是他自己把情况搞成这样的?只要他坚定地拒绝他们俩其中的一个,而他只会眨着那双大眼睛。

  惩罚他。让他哭出来。他们的脑海里不约而同地产生了这样的念头,不知道是来自于动物本能还是潜意识中长久的渴望。然后Doom开口了,语调一如既往地低沉又优雅,“既然这样,不如我们一起来?看起来Tony是想要双份的满足。”Steve在他的对面轻轻点了点头,没见过几面的两个人忽然有了莫名其妙的默契。

sy: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34992&page=1&extra=#pid4361143

文档:https://shimo.im/doc/WDLjvBVeHO4Ji1RW?r=70XD54/「【盾杜铁】双倍满足」


【盾铁】大侦探斯塔克(6)侦探AU

又很短……戳tag可以看到前文~


史蒂夫能够感觉到自己的心脏猛地颤动了一下,他无法压抑自己的步伐,只来得及和埃蒙斯夫人说了一句:“我去找他。”双脚便不受控制地快步下楼进了地下室。“托尼,托尼!”他一边喊着一边推门进了实验室。托尼正在往一只试管里倾倒液体,听见声音挑着一边眉毛看着他,“怎么了,史蒂夫?“

在看到那双棕色大眼睛的一瞬,史蒂夫彻底缓过气来,“埃蒙斯夫人有话要同你说。”

“哦?”他把手里的试管放到试管架上,脱下橡胶手套,对班纳博士说:“失陪了,博士,似乎有什么重要的情况。”

班纳博士理解地点了点头。托尼走出实验室,开口问:“她说什么了?”——“你还好么,托尼?”他们几乎一起发了声。托尼又问了一遍,“怎么了?”

“埃蒙斯夫人说她昨天晚上看见班纳博士出了宅子。”

“哦?”托尼似乎非常有兴趣,“一块到我房间去吧,聊一聊。”

直到在托尼房间那张柔软宽大的沙发上坐了下来,埃蒙斯夫人仍然显得有些不安。“我认为我应该说出来,”她绞着手指,“虽然我不能肯定我看清了,但我不想因为我的隐瞒给你带来伤害。”

“是的,您真是一个善良的人。”托尼说,一旁的史蒂夫附和了他的话。

“实际上,我昨晚出过一次房门。”埃蒙斯夫人顿了顿,“我从楼梯上下来的时候,透过楼梯看见二楼的楼梯上有人正在下楼,我想那个人应该是出门了。”

“你觉得那是班纳博士?”

“是的,从那件外套的颜色上来看。我记得班纳博士昨天穿着那样一件棕色的外套。”

“唔,”托尼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埃蒙斯先生知道你出了门么?”

那种细微的紧张神色又回到了埃蒙斯夫人的脸上,“我想他不知道,他那时候给我拿书去了。”

“哦,这就是说埃蒙斯先生昨晚其实没有整晚跟你在一起?”

“只有那么一小会儿!”埃蒙斯夫人像是有点生气,“总不可能是他干的吧?”

“抱歉,”托尼赶紧道歉,“只是习惯性地问一句。别把这件事告诉别人,别惊动凶手,也为你自己的安全。”

“当然,我明白。”埃蒙斯夫人说。

送走了埃蒙斯夫人,托尼和史蒂夫再次在沙发上坐下。史蒂夫问:“你怎么看这件事?”

“有趣极了。”

史蒂夫扬起眉毛,“这可是在讨论把你推进湖里的人。”

“我不怕。”托尼说着把脑袋搁在史蒂夫的肩膀上,“终于只剩我们两个人了。”

托尼的脑袋暖乎乎的,柔软的棕色鬈发蹭在史蒂夫的脖子上,史蒂夫觉得自己全身都开始发暖,他几乎是下意识地用下巴蹭了蹭那颗毛绒绒的脑袋。

“真有趣,她为什么要出门?为什么会说那个人出了门而不是留在一楼?她为什么那么紧张?一定会有一个合理的解释。”托尼的声音在他胸口上响起来,有点闷闷的。史蒂夫意识到他在说埃蒙斯夫人,“那班纳博士呢?你觉得他有可能——”

“我还是比较相信博士,要是他想要害我,一点毒素就够了,那甚至检查不出来。”

“那埃蒙斯夫人看到的人又怎么解释?”

“那可能真的是班纳博士——他说谎了,或者那不是班纳博士,你知道,如果仅凭外套来判断的话。有时候光线和色彩会欺骗人的眼睛。”

史蒂夫觉得这话有点耳熟,他想起了昨天早上在湖边看见了威尔逊,便告诉了托尼。托尼若有所思,“唔,又多了一块拼图?还少点什么……让我想想,反正总是能拼上的。”他侧过脸,鼻尖蹭在了史蒂夫的颈侧,温热的鼻息喷吐在史蒂夫颈部薄薄的皮肤上。这有点过分了。史蒂夫忍不住腾出手捧住托尼的脸,低头吻了上去。

“唔!”

史蒂夫能够看见托尼一瞬间睁大的眼睛,睫毛清晰极了。那种心满意足的感觉又回到了他身上,充斥着他的胸膛。美妙,无法言说的美妙。他意识到那些压在他胸口的东西在逐渐消散——托尼有种独特的魔力。

这个吻终于结束了。托尼的嘴唇仍然微微张着,带着水润的色泽,“天,你这个老木瓜竟然开窍了。”

“你难道指望我就一直这么看着?”史蒂夫看着托尼舔了舔嘴唇,觉得脸颊发烫,“你诱人极了。”

“哦!”托尼又发出一声惊呼,“你那张圣徒雕塑似的嘴竟然能说出这种话来。”

“托尼!”史蒂夫忍无可忍地出了声:“别取笑我。”

“我不是故意的,只是忍不住表达一下我的惊讶。”托尼看上去眨了眨眼,难掩神色中的窃喜,“是不是离晚餐时间不远了?我认为我们可以拥有一个漫长美好的夜晚。”

tbc


之前在英国忍不住逛了路过的所有forbidden planet,一逛就忍不住买周边,还迅速地只看画风买了不少铁人的漫画(这里只是冰山一角…)还有旧的漫画期刊,后果就是,理行李的时候简直想把手砍了
感觉自己开盲盒真的有毒,不管是摸过没摸过的,都开不出来想要的… ​​​
今天在楼下买了两个奇趣蛋,倒是心满意足地开出了小虫和老铁

【盾铁】大侦探斯塔克(5)侦探AU

这一章比较短,接下来估计要颠簸几天,先发出来

戳tag可以看到前文~


正文:

“或者说他们没有一个人说了全部的真话。”在史蒂夫发问之前,托尼补充道。

“为什么?”

托尼几口解决掉最后一点食物,从口袋里拿出一块亚麻手帕,上面绣着艾瑟尔的名字,手帕里还包着一枚精巧的银顶针。

“这是什么?”史蒂夫问。

“这是贾维斯昨天晚上在会客室捡到的。”托尼说,“并且他向我保证,昨晚晚饭后会客室的矮桌上有一个木头针线盒,但是我们再次进入会客室的时候那个针线盒已经不见了。”

“所以——”

“在我们进去之前肯定有人去过一次会客室——很可能是艾瑟尔。这是为什么?是否有其他人知道这件事?为什么没有人提起这件事?”

史蒂夫皱起眉头,“是啊,这真奇怪。你能保证贾维斯没有记错么?”

托尼摆了摆手,“你还不知道贾维斯的记忆力么?他能找到所有我乱扔的东西。”托尼接着说,“你看,缺失的环节太多了,我们听到的绝对不是昨天晚上发生的完整的故事。”

“可是,这是为什么呢?掉了的手帕和银顶针到底和凶手有什么关系呢?”

托尼摊了摊手:“我们要找的就是关系,史蒂夫。” 

“那我们接下来要做什么?”

“聊天。多聊一聊,总能发现我们想要的。”托尼说,“顺便等一等辛苦劳动的克林特,他能够帮我们把那些需要在外面跑腿的事做了。”

托尼的表现出奇的淡定,一点也不像是被人盯上差点被取性命的人。午饭后不久他去了班纳博士的实验室,史蒂夫认为在完全排除班纳博士的嫌疑之前托尼不应该单独和他相处。到最后,不知怎么的,就变成了史蒂夫跟着托尼一起去了班纳博士的实验室。当然,史蒂夫在那儿茫然极了,他完全不懂那些实验仪器,蒸馏管、冷凝管、烧瓶、鹅颈瓶在他眼里都只是些精巧透明的玻璃玩意儿。而托尼和班纳博士讨论地热火朝天,甚至都顾不上下午茶。不过贾维斯还是执着地端着茶敲开了实验室的门,托尼这才认为应该休息一下。班纳博士一边打开门一边开玩笑,“我们最好还是出去,不是么?在实验室里喝茶说不定会要命。”

于是他们洗干净手去了托尼的房间。正当他们享受着甜点和红茶时,一阵急促的脚步声响了起来,然后房门被猝不及防地推开了。贾维斯抱歉地探头进来,“我拦不住他,先生。”克林特大步走进房间,“我的猜想是对的!斯塔克!果然有村民看见有人往庄园这边来!”

“哦?”托尼饶有兴致地问,“什么时候?”

“昨天夜里八点过一刻左右,是一个身材颇为高大的男人。”

“唔。”托尼往嘴里塞了一口蛋糕。

“照我说,只要找到这个男人,这个案子就可以结了。”克林特兴奋地说,“你有没有什么仇家?”

“仇家嘛,倒是不少,我搞不清楚究竟是哪个。建议你再调查调查这个男人的信息,我好锁定目标。”托尼懒洋洋地说。班纳博士插嘴道:“要小心,树仇太多可是件危险的事。”

“树大招风,有时候仇家会自己找上门来。”托尼一副满不在乎的样子,史蒂夫对于他这种态度有点不满。他怎么能够这样轻视潜在的危险?怎么能够那么坦然地让爱着他的人承担着失去他的风险?他甚至有点想教育教育托尼,但他转念一想,托尼已经走出了相当谨慎的一步——让自己跟在他身边。

“看来还是我抢先一步,斯塔克。”克林特得意地说,“你有什么别的线索么?”

“只有贾维斯昨晚捡到的一些不起眼的东西。”托尼拿出手帕,“一块手帕和一枚银顶针。”

“这可看不出和推你下水的人有什么直接关系,可能这是女仆不小心掉在那儿罢了。”

“是,但是我还是打算努力努力,毕竟我也在参与调查,不是么?”

“那就等着看结果吧。”克林特满意地转身出门。托尼在他身后招呼道:“不来杯茶么?”

“不了,我忙着呢。”他头也不回地出去了。

托尼摇了摇头,班纳博士赞叹道:“真是位工作勤奋的警官。”

“的确,有的时候他真的干劲十足,能给我减少很多麻烦。”

当托尼兴致勃勃地再次钻进实验室的时候,史蒂夫终于提出要出去透口气。托尼再三叮嘱他不要走远,也不要出宅子。这种依赖让史蒂夫有一种难以解释的心满意足。他站在一楼走廊的一扇窗前,注视着窗外的风景。那个差点吞噬托尼生命的湖泊静静地荡漾着碧波,美好而宁静,却依然让他有些害怕。他曾经有那么一瞬差点失去托尼……一阵脚步声打断了他绵长的思绪,他回过头,看见埃蒙斯夫人正朝这边走来。

“斯塔克先生还在班纳博士的实验室里么?”

“是的,夫人,找他有什么事么?”

埃蒙斯夫人的脸上浮现起一种怪异而紧张的神情,“我想我得马上见见他,他进去多久了?”

“没有多久,之前我一直和他一起,出什么事了么?”

“我想,”她顿了顿,像是终于下定了决心,“我有件事要告诉他——昨晚我似乎看见班纳博士出了门。”

TBC

【GGAD】高塔之囚(1)

一个失忆的GG……原来是想写个pwp的,结果写了半天才有个开头


盖勒特•格林德沃总能听见海浪的声音,那冰冷的海水不息地拍打着锋利的黑色礁石。他一度以为自己已经习惯那冷漠的声音了,但每天当他醒来的时候,海浪的声音仍然涌进他的耳朵里。塔里还有风穿过高塔石缝尖利的鸣叫,像是某种生物的嚎叫或是呜咽。有人说那种声音能让人感受到穿透心胸的寒冷,但格林德沃并不惧怕那些,他早就是孤家寡人了,寒冷无非让他在身上再披一条毯子。

囚室里的光线逐渐明亮的时候,脚步声开始在高塔狭窄的甬道间回荡。格林德沃已经能够在不息的海潮声中敏锐地辨别各种声音,他能够听见那扇小门被推开时摩擦的轻响。然后有人会把食物和水推进来,一天只有那么一次。他照例把盆子推到自己面前,忽然感到一丝异样——没有离去的脚步声响起。他警觉地抬起头,先看见的是一双蓝色的眼睛,在一副金属框的半月形眼镜后面,然后是赤褐色的长发,像日暮时天际最沉郁的色调。那是一张俊美的中年男人的脸,但全然陌生。

他很久没有对人说话了,声音有些嘶哑:“你是谁?”

那个红发男人回答:“我是新来的狱监。”

格林德沃眯起眼睛,“你为什么不走?现在他们打算找人时时刻刻盯着我了?”

“不,他们认为可以有人同你说说话。”

“大发慈悲?我什么时候不再是蛊惑人心的黑魔王了?这倒像是对我能力的一种侮辱。”

 “不,是我恳请他们这么做的。”红发男人看着他的眼睛,“我认为你不是无药可医。”

格林德沃死死盯着那个男人,像是要穿透他,“真有趣,你为什么得出这样的结论,在看了我的事迹之后?”

“不。”红发男人的嘴唇动了动,欲言又止。

“你走吧,我不想和人说话。”格林德沃说,他拨弄着盘子里干冷的面包,头也不抬。

仍然没有脚步声响起来。格林德沃抬起头,在铁栏之外,红发的男人不知什么时候变出了一把木头椅子,正坐在上面翻一本厚厚的书。他的目光认真而平静,像是丝毫不觉得在囚室铁栏外读书是件怪异的事。

但那种平静让格林德沃暴躁,他忍不住再次出声:“你非要呆在这儿么?”

男人指了指墙上透光的一个小圆窗,“这里的光线最好。”

“有人看着我我吃不下饭。”格林德沃生硬地说,“你是哪里来的巫师?难道连变出一点光线都不会么?”

男人看了看他,默默地站起来,挥了挥手让椅子消失。在他转身准备离开的那一刻,格林德沃忽然开口问:“你叫什么名字?”

红发男人的背影静止了一瞬,然后声音低低地响起来:“阿不思•邓布利多。”

TBC


今天去利兹,去的太早+周日大街上空无一人,极其荒凉。结果下午的时候刚好碰到了利兹的LGBT游行,好像整个城市的人都跑出来了,到处都是彩虹旗和花环,到处都是音乐、口哨、欢呼和微笑,非常有感染力。游行队伍里有当地警察局、消防队,LGBT人群组成的队伍,普通市民,还有一些公益团体、企业(貌似是 有在发广告),队伍非常长,在路边站了半个小时都没看到尽头(想过马路的我…)。看到队伍里有情侣十指交扣,一起喊着口号,目光坚定。想想真是棒极了,和爱的人站在一起,一同为了同样深信不移的事情大声呼喊。
无论如何,追求爱与自由总是令人类感到幸福呀。

很喜欢截到的这张图。安静冰冷的莫扎特,同他从前的生机勃勃截然不同。他的火焰燃尽了,从此再没有人能打扰他。
他的一生终究变成他人眼中永恒的冷漠,人们观看他起伏的一生,却永远不能触及他燃烧的温度。至多从乐谱中触摸他的余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