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山

all铁/ggad/德扎/ec
爱rdj
微博:老山-不知道改名叫什么

关于猫耳 一个开头

排版排到想哭,忍不住搞一点让人愉快的东西……

脑补一下感觉anad铁很适合猫耳和尾巴

哦 对了 昨天晚上睡前有盾杜铁个脑洞 大概是吸血鬼杜 普通人铁和狼人盾,然后一想,这个配置好像很暮光之城……


Tony一开始并没有意识到那对耳朵和尾巴的存在。他醒来坐在床边,磨磨蹭蹭地给赤裸的身体套上衣服,那根黑色的猫咪尾巴随着他的动作不自觉地轻轻晃动,像是具有独立意识的另一个生命。他脑袋上那对尖尖的耳朵也微微颤动着,毫无顾忌地展示着它们的柔软和可爱。直到Tony把裤子扯到屁股那儿的时候,他才困惑地停下动作,伸手摸了摸那个阻止他的裤子继续往上的地方。他摸到了那根柔软的黑色尾巴,那让他猛地从床边跳了起来,穿到一半的裤子迅速顺着腿滑到了脚踝。Doom为此感到想笑,但他立刻把那点笑意藏了起来,因为Tony下一秒就转过身质问他,“这是什么?”他手里捉着那条黑色的、毛茸茸的尾巴。

“这是一个惩罚。”

“一个惩罚?”Tony眯起眼睛,Doom有时候会找各种理由捉弄他,满足他自己那点混蛋的想法。他了解这个。

“今天是我的生日,但你显然并没有想起这个。”

“生日?”他得承认他的确没有想到这个,他有时候会忘记Doom也是一个普通人,比方说Doom也会有生日什么的。他很难想象Doom也有父母和童年,这些词语和Doom看起来并不搭配,他好像生来就是这副样子的,力量强大好又傲慢无礼。好吧,这可能的确是他的错误,他甚至从来没有问过Doom关于生日的问题。

Tony大喇喇地往床上一躺,“好吧。我的确没有做准备。我把我送给你,Doom,今天你可以对我做任何事,不管我喜不喜欢。”这听上去很危险。当然他只会对Doom说这种话。他知道可以把自己完全交给他,即使Doom的确会做一些混蛋的事,但Doom永远不会真的伤害他。

“这真是一个很大的惊喜。”Doom居高临下地打量着躺在床上的Tony。

“所以可以把这个去掉了么?”Tony指了指被他压在身下不太舒服的尾巴,“我已经送你生日礼物了。”

“不可以。”Doom说,“这就是任何事中的一件。”


【杜铁】Hide

这一篇还蛮长的,本来想分开发,结果先写完了后半篇,然后就写完一起发了。第一部分其实差不多就是上次两个片段合起来……

除了杜姆老妈以外,还有奇异博士出没

最近看了末日之书,这本里的老杜要真实的多,能看到他的孤独,他的恐惧,他的挣扎,他的欲望,毕竟是讲他的故事的嘛。不过他老妈的画风好像相差巨大啊。


“真是难以置信。”Tony盯着浮在空中的数据报告又说了一遍。Friday的全息影像就站在他身边,“你已经第三遍说这句话了。就以我的判断来说,这件事并没有那么奇怪。随着年纪的增长,你的身体对固醇的代谢能力逐渐下降,而你依然迷恋高热量食物。”

“天,哪个编剧会让超级英雄得高血脂这种老年病?”Tony扶住额头,“Doom一定会嘲笑我的。”

“我得纠正你一点,你的血脂指标达到了上限,并没有到高血脂症的地步。但你的代谢系统出现了混乱——应该是暂时性的,不管怎么样你需要改变饮食习惯和作息方式。”Friday转头指了指桌角垃圾桶里的一大叠快餐包装袋,“我想它们是个很好的理由,你这周都在吃这些东西,而且也没有任何运动。如果不是你的盔甲是可以变形的,我想你总有一天会塞不进盔甲里。”

“够了,Friday。”Tony捂住脸倒进椅子里,“我把你制造出来可不是用来嘲笑我的。”

Tony Stark热爱高热量快餐,但这并不意味他不在意自己的身材。他会定期健身并进行一些力量训练——毕竟他是个超级英雄,超级英雄不应该有小肚子是不是?但这一周以来,他一直处在一种莫名的焦虑状态中。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被挖空了一块,呼呼漏着风,必须吃点什么温暖的东西把它填满,于是他就点了不少汉堡外卖。但他还是觉得有什么地方空着,于是他像只寄居蟹一样缩进了他的实验室里,接连不断地制造一些他也不知道究竟是干什么的东西。

Friday很早就意识到Tony的状态不对劲,她总是抱着胳膊皱着眉头站在实验室的角落里看着他。Tony觉得要是Doom还在的话她一定会把他的状态报告给Doom——因为Doom之前该死地修改过Friday的程序。但实际上,他有一周多没有Doom的消息了。Doom去了一个Tony“无法抵达”的地方,他知道这意味着那是他无法掌控的那一部分。他不喜欢这个,就像他不喜欢魔法一样。作为一个科学家,他喜欢那些原理清楚合乎逻辑的东西,让他觉得能够掌握一切。而Doom所做的很多显然并不在这个范围内。

他并不觉得自己因为Doom离开太久焦虑,毕竟他和Doom并不是整天黏在一起的连体婴。但他的确解决不了自己现在的情绪问题,尤其是Friday给了他提醒之后。他沮丧地靠在椅子上,琢磨着Friday的“调整饮食结构”究竟意味着什么——他可不会给自己做什么特别健康的食物。然后Doom的声音凭空响了起来,吓得他几乎要从椅子上跳起来,“听说你病了,Tony?”

Tony转头,Doom就站在他身后不远的地方,穿着整齐的西装三件套。“我没有病,我只是——”

Friday重新把那份身体扫描报告投影到空中,“Boss只是需要调整一下他的生活方式。”

Doom看着那些漂浮在空中的蓝色数据,“我可没想到这个。”

“这的确不是超级英雄该有的问题。”Tony不满地努着嘴,“这一点也不酷。”

“你可以解决它。”Doom说,“恐怕你得暂时告别芝士汉堡和炸薯条了。”

“这也一点都不酷。”Tony叹了口气,“我想知道我还能吃点什么。”

“当然,我会给你制定食谱的。”Friday说。

很显然,Tony不会多喜欢那份健康食谱。少糖少盐低脂肪和大量的蔬菜,完全不同于他的一贯风格。因此当他坐在餐桌前拿起叉子的时候,有种四顾茫然的怅惘。他看了看Doom的盘子里,同样是寡淡的只有黑胡椒和一点盐的鸡胸肉和半盘的西兰花胡萝卜,但Doom还有享受甜点的权利,而他只有几片葡萄柚。他觉得那个看不见的空洞并没有因为Doom的出现而好起来,这点寡淡的食物也不能给他温暖。因此他觉得莫名的沮丧,咀嚼的动作也变得无精打采。

Doom看了看他,轻轻叹了口气,“我想我可以给你加点东西。”他起身,“我觉得我有义务帮助你好好吃饭。”

Doom去了厨房,Tony并不想让Doom离开餐桌,可他并没有发出声音阻止。最后他放下刀叉,也去了厨房。Doom脱掉了西装外套,挽起衬衣袖子,露出了漂亮的小臂曲线。他正在往平底锅里不断加东西——Tony保证他的厨房里原来没有那些,那八成是Doom从什么地方变出来的。

“你会做饭?”Tony靠在厨房门口,看着Doom优雅地用长柄勺缓缓搅动着平底锅里浅浅的一层深色酱汁,“我以为你会打个响指然后所有东西都飞起来噼里啪啦地就弄出一桌能吃的东西来。”

“那需要在你很清楚每一步都怎么做的情况下才行,我正在即兴发挥。”Doom说着拿起勺子尝了一点,抿了抿嘴唇,似乎对味道表示了满意,端起平底锅把酱汁都倒进一个白瓷小碟子里。

“即兴发挥?”Tony怀疑地看着那碟深色酱汁。

“这能让你的那些水煮蔬菜吃上去好一点。”Doom说。

“希望你的味觉和正常人一样。”Tony用叉子叉起一块西兰花,在碟子里浅浅地蘸了一下,塞进嘴里。胡椒的味道,然后是各种他弄不清的香料,酱汁的辛香和蔬菜的鲜甜层次丰富,混合成一种难以捕捉却无处不在的美妙口感。出乎意料的好吃。

Doom微微挑着眉毛看着他,“怎么样?”

Tony点了点头,“出乎我的意料,还不错。”

“那很好。我很久没有动过手了,上次亲自煮东西还是为了制作让人痛不欲生的魔药。”Doom对Tony的反馈表示了满意,打了个响指让锅铲飞到了水槽里自己冲洗。

Tony皱了皱眉头,“希望你没有在里面加什么奇怪的魔法药材,我可不想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头上长了角什么的。”

“我的审美没有那么糟糕,”Doom饶有兴致地看着Tony,“真的要那么做的话,我觉得猫耳可能更适合你。”

Tony下意识地摸了摸自己的脑袋。Doom忍不住笑了,“它没有任何魔法的成分——除了为了让食材更快地变成酱汁,我用了一点魔法。”

“哦。”Tony觉得Doom已经记住了这个主意并且已经暗中计划在合适的时候实施——Doom完全能够达到这种混蛋程度。

 

除了Doom亲自下厨以外,第二件让Tony感到意外的事是Doom打算最近都住在他这儿。Tony以为Doom会把他带回在瑞士的城堡,因为他总喜欢那么干,尤其是他们有一段时间没有见面需要一个热情的重逢的时候。城堡是属于他的,Tony也是。Doom喜欢在城堡的各种地方占有Tony,对他为所欲为。

但Doom现在侧躺在Tony房间里那张铺着高级织物的大床上,随手翻着一本刊登着Tony采访的杂志,像一只慵懒的大猫。Tony洗完澡,随意地披着一件白色的浴袍,他甚至没有多花费心思把腰带认认真真地系上,因为他认为那很快就要被粗暴地扯开。但当他躺上床钻进被子里的时候,Doom只是低头轻轻吻了吻他的鬓角,然后把他从背后整个地捞进怀里,“睡吧。”

Tony怀疑地转头看了看Doom,这不对劲。而Doom只是温和地看着他,“需要我关灯么?”Tony的嘴唇动了动,他很想问一问Doom,但他说不出口。那个埋藏在他身体里的空洞又变得清晰了,那里空荡荡的,他迫切地想要做点什么,他应该立刻做点什么,但他不知道。最后他挣开Doom的手臂,翻身同Doom面对面,“你去哪儿了?”

“我已经说过了,那是个异空间。”Doom看着Tony漂亮的蓝色眼睛,“怎么了?”

 “你去得有点久。”

Doom轻轻地笑了,他低头吻了吻Tony的嘴唇,“现在我回来了。”

Tony舔了舔被吻过的嘴唇,忽然凑上去吻住了Doom,轻轻咬住他的唇瓣然后探入舌尖。Doom恰到好处地回应着他,他反过来追逐Tony的舌头,不断加深,直到两个人都气喘吁吁。然而仍然什么也没有发生。

“睡吧。”Doom第二次说,用一种息事宁人的口吻,然后再次伸手把Tony搂进怀里。卧室里的灯灭了,一切沉入黑暗。Tony的脸颊贴着Doom的胸口的肌肉,能够听到心脏跳动沉稳而有力的声音。也许那是一次令人疲惫的旅程,Tony心想,他得理解这个。

第二天早晨他醒来的时候,Doom还在沉睡,这并不怎么常见。往往是Doom先醒来逗弄他,Tony总是怀疑Doom是不是不需要像他那样多的睡眠。他曲起膝盖,假装不经意地顶上Doom的胯间,故意轻轻磨蹭着。Doom睁开了眼睛,他不动声色地握住Tony的小腿,揉捏着上面放松的肌肉,然后把它放平。他在Tony的额头上吻了一下,“你该起床了,Friday给你的日常表上安排了晨练。”
“床上也可以运动,而且更有趣味。”Tony侧过身子半趴在Doom身上,撑着头看着Doom淡棕色的眼睛,他甚至在发最后一个音的时候故意让舌尖探出了一点,让那个粉嫩的末端若即若离地蹭过牙齿。而Doom对此熟视无睹,“起来,Tony。”他揽住Tony然后撑起身体,扶着他坐了起来,“我得监督你。”

Tony沮丧地皱着眉头,但他不想让Doom看到这个。于是他偏过头去伸腿去够床下的拖鞋。Doom从背后吻了他的脖颈。可那并不代表什么。一切没有变得正常。他并没有那么想要和Doom做|爱(好吧,他还是有点渴望这个的),他只是想让一切变得正常,希望他的不安只是一种错觉。而这一切告诉他,一定发生了什么,可他甚至不知道从何下手。白天的Doom没有任何不同,实际上除了不肯和他上床以外,一切都很正常。当这个夜晚他们再次安静地躺在同一张床上时,Tony终于下定决心,他必须做点什么,比如说找个人说说这个。

 

和Doctor Strange见面可以在各种各样的地方,因为他总是能为你变出悬浮在空中的坐垫。比如说此刻,Tony盘腿坐在一只红色的坐垫上,和对面的Stephen大眼瞪小眼。他们现在在一个山洞里,下方的火把温暖地燃烧着,照亮彼此的脸。

“所以你把我叫来就是为了这个?”Stephen交叉着胳膊看着Tony,“就因为你觉得Doom有点不对劲——因为他不愿意跟你上床?”

Tony听着他的声音有那么一瞬希望自己是个聋子,“我就知道不应该和你讨论这个问题,但我想不出和谁讨论这个……我不完全了解魔法,我也不知道Doom到底去了哪里经历了什么。”

“所以你来找我因为我是个法师。”Stephen摸了摸下巴。

Tony随口说:“还因为我们是胡子兄弟。”

Stephen为此皱了皱眉,“我告诉过你,Doom是个相当强大的法师,我没法监测他的行踪。不过我觉得你可以去问问他母亲呢?她应该知道的比我更多。”

“母亲?”Tony睁圆了眼睛,“我从来不知道他有个母亲。”

“天,他可是你的男朋友。”Stephen说,那个词几乎让Tony哆嗦了一下,他的男朋友,他还没听过谁这么称呼Doom。

“他没有说起过……”Tony为此感到沮丧,他竟然不知道这个,他不明白Doom为什么不对他提起他的母亲。

“好吧,这可以理解。Doom也重新见到Cynthia没多久,他一直以为她死了,他可能想等他弄得更明白一点再告诉你这个。”Stephen说,“那位女士听上去也不太像好相处的人。”

“我想见她。”Tony说,“你知道她在哪儿么?”

“她是个相当强大的女巫,并且神出鬼没。”Stephen做了个无能为力的手势,“既然Doom没有告诉你,他应该不希望你跟她见面。”

“可我想见她,没有什么可以试一试的方法么?”

Stephen叹了口气,“女巫嘛,也许你可以试着像童话书里写的那样大喊她的名字来召唤她。”

“Stephen,你还是个法师呢,连我都知道那是恶魔的设定。”Tony撇了撇嘴,沮丧的心情再次浮现在他的心头。好吧,他就是没办法搞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

“可能因为我是半路出家。”Stephen说,他玩味地笑着,“如果你真的很想见她,为什么不试一试呢?”

“你只是想看我犯傻吧,这听上去太蠢了。她的名字叫什么来着——Cynthia?我在这里大喊三声Cynthia,她就会——”Tony忽然说不出话来了,因为在Stephen身边不远处的空气忽然出现了一丝波纹,然后那里凭空出现了一个个子高挑的女人。

“嗨~”那个女人冲着Tony打了个招呼。Tony瞪大了眼睛,几乎连嘴也合不上了,几秒钟之后他才反应过来,也打了个招呼,“你好,夫人,您真是美极了。”

他可以肯定这个面容姣好身材火辣的女人就是Cynthia,虽然作为母亲她看上去年轻了点,但考虑到Doom能够重新拥有帅气的容貌,相比之下保持青春应该一点也不难。他没有想到自己一分钟前许的愿望那么快就实现了,这让他有点手足无措——他根本还没想好要问点什么。

“天,Doom绝对不会高兴的。”Stephen说,“也许我不应该留在这儿……”他画了个圈,把自己传送走了。

“你有什么愿望?”Cynthia踩着空气走到Tony面前,微微低头看着他。Tony有点明白Stephen的意思了,Cynthia总是垂着眼睛看人,让人下意识觉得自己是个奴隶什么的。Tony眨了眨眼睛,“哇哦,真的有许愿这项服务?”

“仅限于你。”Cynthia笑了,饶有兴致地看着Tony,“你是我儿子的男朋友。”

Tony觉得自己哆嗦了一下,这句话从Cynthia那形状姣好的嘴唇里吐出来有种令人背脊生寒的感觉。然后他想到,这是他男朋友的母亲,也许他应该费点心思给她留一个好印象。这个想法又让他哆嗦了一下。

“呃,我想知道Doom最近发生了什么,我觉得他,嗯,不太对劲。”

“是么?”Cynthia修长的手指摸了摸自己的下巴,“他不喜欢你了?”

“不是。”Tony很快地说道,像在为Doom辩解似的。

Cynthia又笑了,像是在嘲笑他的急切,“这很简单,我可以带你去看一看。”

Tony有点惊讶,他以为Cynthia会很难缠,“谢谢。”

Cynthia摆了摆手,“我只是觉得你应该看看这个,我真想看看Victor看到你的表情……”

Tony不明白她的话是什么意思,他很想问一问,但忽然间重力就消失了,眼前模糊成一片。他觉得有什么轻而缥缈的东西从他身上拂过。他知道这个,该死的魔法传送。Cynthia和Doom果然是母子,动不动就传送人的坏习惯简直一模一样。

当他的双脚重新接触坚实的地面的时候,有一阵风从他面颊上拂过。他意识到空气里有他熟悉的味道,树木、湖水、一点点远方冰雪的冷冽。然后他意识到眼前这个房间也非常熟悉,厚实的石墙和简洁的陈设,连房间中央的床上的幔帐也是熟悉的墨绿色。这是Doom的城堡,而Doom正躺在房间中央那张熟悉的大床上,阖着眼睛。

Tony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会看到这个。他原来以为自己会被传送到什么都是妖魔鬼怪的诡异空间里去,而不是在熟悉的房间里看到沉睡的Doom,毕竟几个小时之前,Doom还在他的家里像个严苛的健身教练一样逼迫他做运动。这个画面比任何诡异可怖的空间更令他恐惧。他一步一步地走向那张大床,却几乎感觉不到自己的双脚。他不知道为什么Doom闭着眼睛躺在那儿,他害怕那是一个恐怖的幻觉或是一具冰冷的躯体,这种感觉让他双眼刺痛心脏紧缩。然后他终于走到床前了,那一刻他能够感受到身体里那个空洞在疯狂地扩张,仿佛要吞噬他的身体。他迫切地伸出手,而手又在半空中颤抖,每一秒都那么难以忍受。直到他的指尖将要触及Doom的面颊的时候,Doom睁开了眼睛,“天,你来了。”他眨了眨眼睛,像在整理思绪,“是Cynthia对不对?”

Tony一句话也说不出来。Doom转头看着Tony,“天,你在哭么?”他的声音里竟然带着一点笑意,嘴角也微微弯起来,“我很好,Tony。”他捉住Tony那只探到他脸颊边的手,握进掌心,“只是一点魔法伤害,再过几天就恢复如初了。”

被子随着Doom伸手的动作滑下去了一点,Tony看见Doom胸口似乎有个金色的洞口在闪闪发亮。他忍不住用另一只手扯开被子看了一眼,那看起来是个圆洞,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向外发出奇怪的金色光芒。Doom看了看那儿,“它在缩小,大概还有几天就会好了。”

“你是个混蛋!”Tony终于能说出话了,他的声音有点沙哑,另一只手还不忘给Doom盖上被子,“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我觉得你没有必要为这个担心。”

“我可是你的男朋友!”Tony气鼓鼓地说,他想把被Doom捉住的那只手抽回来,但Doom握得太紧了,“这两天我看到的那个Doom是怎么回事?你用魔法变出个假的来糊弄我?”他想起那些令人羞耻的引诱和亲吻,这令他恼怒不已。

“那是一个人偶,是我的意识在操控他,没有什么不一样。”Doom说,“我现在行动不太方便。”

“没有什么不一样!”Tony的眼睛眯起来,“那为什么不和我做|爱?”

“好吧,”Doom承认,”我没法看着别人——这么说起来有点奇怪,那也是我——来操你。”他还想说点什么,可是不管他说什么,Tony都会气鼓鼓地看着他,不断想要从他手里抽出手来。Tony想起他的焦虑、他的不安都是因为Doom的隐瞒和欺骗,那没法让他不生气。Doom有点无奈,他不知道怎么安抚他,最后他只好开口:“好吧,我向你道歉。”

他的声音放软了,那让Tony一时不知道怎么回应。“我可以原谅你”他说,“但你不能这样对我了。”

Doom轻轻地笑了,“过来。”他伸手示意Tony把脑袋凑过来。Tony不明所以地凑上去,然后他的嘴唇就被吻住了。“我得答应你这个,不然你是不会原谅我的。”Doom在亲吻的间隙说。“对。”Tony回答道,他轻轻咬住了Doom的嘴唇,那柔软的触感真实而温暖。一切忽然变得坚实有力,他身体里那个无措的空洞忽然被填满了,他不再需要吞下什么去填补它。


给某某A太太的长评!

给 @某某A 太太本子的长评!啊 第一次写长评好紧张,希望太太不要嫌弃!写长评的时候感觉自己的表达能力真的非常糟糕……

先赞美太太,每一篇都非常棒!杜和铁的关系描写得非常到位非常打动人。最早就是看到太太的一篇ABO版的Dearest入的坑(说起来,这篇有后续么?),看了漫画发现杜铁真的非常好吃,anad宇宙的铁真的太软太可爱了。本子前面两篇把托尼拿杜姆毫无办法,所以杜姆能对托尼做很多事并且有恃无恐的状态描写得太好了,猫一样炸毛的托尼也非常可爱。

最喜欢的还是god rest you merry gentlemen 和escapist这两篇。God 这篇真的非常温暖。Doom了解Tony,理解Tony,知道Tony会为了什么而感到痛苦,并以此照顾他,希望他开心。他们一起过圣诞节,虽然tony为此非常紧张,但一切都很好,一切都很温馨。Tony终于找到了那个他允许自己依赖的人,能够让他倾诉痛苦,放下不安,放弃焦虑。哇,这真是太好了,毕竟他是一个曾经以为自己永远不会也不该获得幸福的人啊。

Escapist这篇真的很好!每个点几乎都戳在我的萌点上!Doom真的太苏了,他完全明白Tony在孩子这件事上表现出的口是心非,他替tony解决他不愿面对的那些,使他免于痛苦,即使他自己并不喜欢。他愿意为了不让tony痛苦而自我妥协,愿意自己默默付出,愿意由自己来承受痛苦。很虐又非常让人感动(看到Doom守在昏迷的Tony的身边那儿快哭了)。其实非常理解Doom对于孩子的这种心态,他爱的是tony本身,而不是别的什么,他对后代这种东西也并没有什么执着的想法(超脱于某种生物本能之外233)孩子不仅会占据他们未来相处的时间,甚至还在一点点夺去tony的生命,他怎么可能会喜欢他们?不过也只有Doom这种傲慢又不在乎常人情感的家伙才会表现得那么理所当然吧,反而显得很符合这家伙的个性,太太抓得真好哇。

Tony的种种纠结也表现得非常好!tony不喜欢自己,潜意识中也觉得不值得别人喜欢,所以总觉得牺牲自己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实际上这非常残忍。他的自我厌弃让他没法相信自己能够拥有幸福的一切,拥有幸福在他的感受里反而是不安——这是不平衡的、不应该的,如果现在拥有幸福,就意味着以后不会有了,这是有额度的,而他的额度并没有多少。非常心疼也非常戳我。而Doom正好是个非常坚定的家伙,他总是毫不犹豫地执行他的意志。这种极为坚定的爱令tony放松和安心。想到这里总觉得他们在一起真是太好了,太太写得也太好了!

最后结婚带孩子也很棒!Doom教育女儿非常强硬,这种父女强弱对峙(教做人)的感觉相当带感,Doom真的是个说到做到的家伙,也真的非常在意Tony。两个小朋友的性格也塑造得超级好呀,这两个小朋友真的太像杜铁能生出来的孩子了。很喜欢姐姐这样中二、强硬又傲娇的小姑娘(虽然可能真的碰到会绕着走)。Alex是多么温柔的人呀,看上去不够优秀实际上非常重要。两位大佬平时那么居家带孩子感觉也很可爱。一家人虽然乍看不太正常(好吧,除了Alex以外看上去乍看正常人),都非常倔强,但他们爱着彼此,非常温暖。老杜和老铁仍然彼此深爱,他们交付彼此,视对方为唯一的唯一,再真挚不过了。这种感觉真是太好了(词穷),非常感谢太太创作出了这么好的故事!哇,不知道怎么表达对太太的喜爱(捂脸)

最后两篇G文还没有看完(其实以前看过了要回味一下),也非常喜欢 @DoomTony毒安利 太太的文!杜铁关系抓得非常有趣而微妙,文笔也超级棒!

啊,对了,Every time youkissed me ,Fake wings都是我非常喜欢的歌,在太太的文里看到好惊喜!梶浦由记超级棒!


杜铁片段 关于蔬菜

昨天飞机晚点在机场写的,稍微整理一下。会有前后文的!国庆在家天天看厨神争霸看出来的脑洞,好喜欢做饭节目啊
前几天从shcc回家等晚点的高铁的时候把之前看得乱七八糟的恶名铁人再看了一遍,其实我挺喜欢老杜妈妈的,很霸道啊,虽然后来发现是假的…老杜被掐着脖子还再问:你对我母亲做了什么”的时候蛮虐的。扯远了,这篇后面会有妈妈出场


“真是难以置信。”Tony盯着浮在空中的数据报告又说了一遍。Friday的全息影像就站在他身边,“你已经第三遍说这句话了。就以我的判断来说,这件事并没有那么奇怪。随着年纪的增长,你的身体对固醇的代谢能力逐渐下降,而你依然迷恋高热量食物。”


“天,哪个编剧会让超级英雄得高血脂这种老年病?”Tony扶住额头,“Doom一定会嘲笑我的。”


“我得纠正你一点,你的血脂指标达到了上限,并没有到高血脂症的地步。但你的代谢系统出现了混乱——应该是暂时性的,不管怎么样你需要改变饮食习惯和作息方式。”Friday转头指了指桌角垃圾桶里的一大叠快餐包装袋,“我想它们是个很好的理由,你这周都在吃这些东西,而且也没有任何运动。如果不是你的盔甲是可以变形的,我想你总有一天会塞不进盔甲里。”


“够了,Friday。”Tony捂住脸倒进椅子里,“我把你制造出来可不是用来嘲笑我的。”Tony Stark热爱高热量快餐,但这并不意味他不在意自己的身材。他会定期进行健身并进行一些力量训练——毕竟他是个超级英雄,超级英雄不应该有小肚子是不是?但这一周以来,他一直在一种莫名的焦虑状态中。他觉得自己的身体好像被挖空了一块,呼呼漏着风,必须吃点什么温暖的东西把它填满。于是他就点了不少汉堡外卖。但他还是觉得有什么地方空着,于是他像只寄居蟹一样缩进了他的实验室里,接连不断地制造一些他也不知道究竟是干什么的东西。


Friday很早就意识到Tony的状态不对劲,她总是抱着胳膊皱着眉头站在实验室的角落里看着Tony。Tony觉得要是Doom还在的话她一定会把他的状态报告给Doom——因为Doom之前该死地修改过Friday的程序。但实际上,他有一周多没有Doom的消息了。Doom去了一个“Tony无法抵达”的地方,Tony知道这意味着那是他无法掌控的那一部分。他不喜欢这个,就像他不喜欢魔法一样。作为一个科学家,他喜欢那些原理清楚合乎逻辑的东西,让他觉得能够掌握一切。而Doom所做的很多显然并不在那个范围内。


他并不觉得自己因为Doom离开太久焦虑,毕竟他和Doom并不是整天黏在一起的连体婴。但他的确解决不了自己现在的情绪问题,尤其是Friday给了他提醒之后。他沮丧地靠在椅子上,琢磨着Friday的“调整饮食结构”究竟意味着什么——他可不会给自己做什么特别健康的事物。然后Doom的声音凭空响了起来,吓得他几乎要从椅子上跳起来,“听说你病了,Tony?”


“你会做饭?”Tony靠在厨房门口,看着Doom优雅地用长柄勺缓缓搅动着平底锅里浅浅的一层深色酱汁,“我以为你会打个响指然后所有东西都飞起来噼里啪啦地就弄出一桌能吃的东西来。”


“那需要在你很清楚每一步都怎么做的情况下才行,我正在即兴发挥。”Doom说着拿起勺子尝了一点,抿了抿嘴唇,似乎对味道表示了满意,端起平底锅把酱汁都倒进一个白瓷小碟子里。


“即兴发挥?”Tony怀疑地看着那碟深色酱汁。“这能让你的那些水煮蔬菜吃上去好一点。”Doom说。


“希望你的味觉和正常人一样。”Tony用叉子叉起一块西兰花,在碟子里浅浅地蘸了一下,塞进嘴里。胡椒的味道,然后是各种他弄不清的香料,酱汁的辛香和蔬菜的鲜甜层次丰富,混合成一种难以捕捉却无处不在的美妙口感,在他的口腔中渐次展开。出乎意料的好吃。


Doom微微挑着眉毛看着他,“怎么样?”


Tony点了点头,“出乎我的意料,还不错。”


“那真好。我很久没有动过手了,上次亲自煮东西还是为了制作让人痛不欲生的魔药。”Doom对Tony的反馈表示了满意,打了个响指让锅铲飞到了水槽里自己冲洗。


Tony皱了皱眉头,“希望你没有在里面加什么奇怪的魔法药材,我可不想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头上长了角什么的。”


“我的审美没有那么糟糕,”Doom饶有兴致地看着Tony,“真的要那么做的话,我觉得猫耳可能更适合你。”

喝茶的杜铁
托尼:想不到另一个宇宙的我喜欢这样的家伙

【贾尼贾】托尼有只猫头鹰(hpAU)

画不出草图的我走神走得宛如一匹脱缰的野马…一个脑洞奇怪的段子,先记下来再说。

对于一个还在上学的巫师来说,猫头鹰无疑是最好的宠物。它们能够很方便的传递消息并且从不迷路。如果你的猫头鹰更聪明一点,那么它能做的事情甚至更多。托尼就有一只很让人羡慕的叫做贾维斯的猫头鹰,他甚至能主动给托尼送他落在寝室里的课本和作业。虽然托尼有时候会觉得他的猫头鹰聪明过头了,比如假期他赖在床上太久被猫头鹰啄着耳朵拉起来的时候,又比如他在休息室研究新的魔法仪器直到深夜被他的猫头鹰琢着头发扯回寝室睡觉的时候。

实际上托尼并不知道为什么他的贾维斯总是知道他在哪儿并且总能在他呼唤他的时候来到他身边。有时候他会怀疑贾维斯其实是个潜伏在他身边的阿尼玛格斯。可那又怎么样呢?托尼相信他的贾维斯爱他,比如他总是为托尼解决麻烦,比如他总是在托尼抚弄他的脑袋的时候发出亲昵的咕咕声,再比如他经常偷偷栖在托尼的四柱床的床幔里,在早上以一个轻轻的啄吻唤醒他。托尼觉得那些都是爱。他的猫头鹰真的很好。他很为他的贾维斯骄傲。他告诉过贾维斯这个,并且相信他听懂了,因为他的猫头鹰低头轻轻啄了啄他的手背和指尖,托尼知道那也是个吻——最庄重的那种。

托尼对自己是个beta这件事非常满意。他不希望自己会被情欲操控,无论是作为征服还是被征服的一方。他希望性|快感像是放在罐子里的糖果,他想要的时候就肆意享受它们,不想要就关上盖子。而不是因为一些信息素之类荒唐的理由对它进行疯狂地追逐。

我也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反正先记一下。

明天大概会去shcc的!上海一日来回也是很拼了!一直没确定行程所有也没有约小伙伴,第一次一个人逛漫展…很忐忑

【GGAD】高塔之囚(3)全文完

这么短的篇幅我竟然分三篇而且还拖了那么久……因为不满意总是改来改去

戳tag可以看前文

有车走链接


“罪人?”格林德沃眯起眼睛,“我们都是罪人,你有什么资格说拯救我?”

邓布利多沉默了。片刻之后,他开口:“是的,我没有资格。我太自私了,我只是想拯救自己。”

“要是圣人都像你这样坦诚,世人就不会被轻易蒙蔽了。”格林德沃隔着铁栏凑近他,“你让我觉得熟悉,我是不是认识你?他们说我忘记了一些事情……”

“是的。”

“让我猜猜,你是我曾经的追随者,还是我曾经的敌人?”

邓布利多看着他蓝色的眼睛,“我曾经是你的追随者,也曾经是你的敌人。”

“哈,你是个叛徒!“他张狂地笑起来,“一个懦弱的叛徒。”他的笑容收敛,变成一个诡秘的微笑,“真有趣,你是个罪人,因为背叛,还是因为懦弱?”

“不,我没有背叛你。我的罪名是自私和沉溺。”邓布利多镇静地看着他,神色如同坚固的雕塑,可他知道自己现在只是个脆弱的空壳,“我被你蛊惑。”

格林德沃的神色出现了微妙的变化,“你为我倾倒。”

“是的。”他的面颊有一瞬的颤动,坚固的空壳上将要出现第一道裂纹。

“有很多人为我倾倒,但像你这样站在我面前的是第一个。”他忽然凑近监狱的铁栏,“你能进来么?”

邓布利多沉默了几秒,“能。”

“我不出去,你进来。”

邓布利多又沉默了几秒,忽然身形一闪,就出现在了囚室之内。下一秒,他被铁栅边猛然转身的男人摁在了石墙上。那一瞬间他以为自己再次进入了梦境。身后的人紧紧锁住他的喉咙,声音如同毒蛇在蛊惑伊甸园中的夏娃,“让我猜一猜,你还为我倾倒么?”

不,这不是他的梦境。“不。”他答道,努力让声音变得坚硬又冰冷,让它变成击碎一切的利刃。过分贴近的躯体让这一切变得古怪,像是一种恶劣的压迫又像是一种冷漠的亲昵。格林德沃近乎粗暴地摁住他的肩膀将他扳过来,紧紧注视着他,“真的么?”邓布利多沉默不语。

“你是不是从我这里拿走了什么东西?”格林德沃贴近他。他们双眼对着双眼,鼻尖抵着鼻尖,像是两只对峙的兽类。“那是你输给我的。”邓布利多坦然地说,“你输了。”

“所以你就是我在这里的理由?”格林德沃贴得更近了,几乎到了危险的地步,“你一点也不害怕么?”

“害怕什么?”

“你不害怕我会伤害你?你当真认为我在这里手无缚鸡之力?”

“你不会伤害我。”

微博:https://weibo.com/ttarticle/p/show?id=2309404159191907439529

sy:http://www.mtslash.net/forum.php?mod=viewthread&tid=234320&page=1&extra=#pid4353927




【杜铁】Seduce(下)

ooc预警!

后面关于反应堆的叙述可能有bug,毕竟我已经是个假理科生了……

其实原来的设定里tony在研究更加终极的东西,但是感觉太雷了还是没有写(虽然我觉得现在这个好像也有点……)就当在这个世界里科技也没有那么发达吧

说起来这篇最初计划的时候压根没那么多车的,结果开头写了三行就开始脑补开车然后就有了更加放飞的情节……目测会被和谐还是走链接吧

上篇

http://laoshanshanshanshanshanshan.lofter.com/post/1ecca244_11392d0a


托尼醒来的时候脑袋混乱极了。他记得自己喝了酒,记得自己看见的那个英俊的男人,但之后就是一片茫然又令他心跳加速的空白。他一定忘记了什么重要的东西。他迅速地确认了这一点,因为那个英俊的男人——Victor Von Doom就睡在他边上,并且浑身赤裸。天,他不会喝醉之后睡了Doom吧?毕竟他昨晚醉到连Doom都认不出来。但他很快就感受到了自己屁股上的灼痛,那一定是被人粗暴地对待了。他忍不住用手摸了摸那个地方,很快就确定自己才是被摁在下面的那一个。他当即愤怒地抓住Doom赤裸的肩膀把他摇醒,“你都做了些什么?你怎么能这样?趁我喝醉了占我的便宜?”

文档:https://shimo.im/doc/V32hWgVnyTk77CZy?r=70XD54/「【杜铁】Seduce(下篇)」